导航在线精品日韩

导航在线精品日韩

此病法宜大助元阳,鼓之化之,俾气化行而精气畅。以上三法,皆可变通,但阴虚、阳虚,辨认不可不澈,上卷辨认法,切切熟记。

 喻嘉言才宏笔肆,好作大言欺人,不知金燥玄微,谬以秋燥伤肺,谓《内经》秋伤于湿,乃误传伤燥为湿,妄改经文,不容不辨。在质则金,坚强莹洁,万古而不磨灭也。

服攻发汤虽轻未已亦主之。得桂枝诸证蜂起者,非桂枝之过,乃伏邪化热,直贯阳明,液耗阴伤,而祸乱起于萧墙之内。

 王肯堂蹈三子之辙,言元气素弱,或过于劳役,伤于酒色,而卒然厥仆,状类中风。津液不行于内,则肺痿、脏结、肠燥、痿躄、筋挛、骨蒸等症即起;津液不行于外,则皮毛、肌肤、爪甲、枯搞、燥痒之症立作。

甘草一两桔梗八钱天冬四钱麦冬四钱地骨三钱桑皮三钱黄芩二钱杏仁二十粒白蜜五钱按甘桔汤一方,乃苦甘化阴之方也。及其愈也,疮发于唇,验其证即是外方之疟,本非重病,然每因误治而致祸,亦不可以必不死而忽之。

又气交变大论,岐伯曰:岁金太过,燥气流行。外感之清涕忿嚏,则必现发烧、头疼、身痛、畏寒、鼻塞之情形。

Leave a Reply